虽是季春出生,但总是固执的认为每年生日已是夏天…
儿时生日,家人环坐,高朋满座
餐桌摆满各类美食,唯一能记住的却只有草莓,樱桃
每年这个时节,草莓已然熟透,樱桃才刚刚上市…

依稀记得8、9岁便离开父母求学
却觉得这一幕幕填满了整个童年

从小便很固执…
虽然常听到父母提起,幼时的我因犟脾气挨打的光荣事迹
但自己能记起最早的事,却是启蒙数学老师的一番话,
“这孩子以后肯定是文科生”…
对于一个思维与行动经常理性感性错乱的人来说,我第一次倔了
又由于郑渊洁童话的缘故,人生第一次立志想成为物理学家…

深受家庭影响,从小便想从军,
每天CCTV7点新闻前播放国歌,
便是我扛起玩具枪,全身军装走正步的表演时间…-_-||

即便改变志向之后,也从未想过离开中国,坚决不
无奈的家人,只能将我送到当时某西化相当严重的学校…
虽说西化,却相当尊重传统的学校,让固执的我好歹有喘息的机会
周围的一切却让我更加的固执…唯一接受的新鲜事物只有计算机…
不知这一切对我到底有多大影响,至今未想透彻…

转学多次,固执依旧…
直到高考落榜,固执的唯一志愿,固执的不服调配…
固执的我到了UK…
固执的我,告诉所有人我在Cambridge,比那该死的复旦好太多…
多番周折,提前预支的诺言好歹是保住了-_-||

Loughborough, Lancaster, CAM, RCA…
虽说从小就跟美国佬打交道,但不得不说英国佬更和我脾气…固执-_-
仍旧固执地回到家乡…
经历的种种,说起来平淡,却充满了各种戏剧化的元素
神经麻木之余,还新增了几分灵醒

草莓,樱桃的选择已无意义,
即是草莓,也是樱桃…